>>首页>校友新闻

校友新闻

  • 校友新闻

校友新闻

【征文活动】厦门大学会计系往事(十七)

发布日期:2017-07-17    作者: 汪一凡    点击数:119

 恢复高考后的教材建设

汪一凡

在往事14《低谷期的淡定与坚守》里,曾提及1956-1975年间,本校会计学科发展可说乏善可陈,在教材撰写方面,目前已知该期间正式出版的会计教材计有:

《人民公社财务会计》(不详,可断定在19629月之前);

《会计学原理》(19629月);

《会计基础知识》(19642月),起因是1962年教育部组织力量编写“全国文科教材”,

葛家澍先生受邀担任该书主编。文革开始后,财经院校多下马,而会计新人的学习需求不断,该书成为大畅销书,笔者记得某次印刷时累计印数已达百万册;

《生产队财务会计》(无版权页,仅可断定是文革期间出版)。

(《会计基础知识》封面)

所以,说这二十年是本校会计学科的低谷期,并不为过。十年文革浩劫结束后,本校会计学科开始了较为系统的教材建设工作,本文拟作一梳理。

 

1、《工业会计》。

第1版于19788月出版,作者署名为“厦门大学经济系财务会计教研室”;

以后是《工业会计》修订本,于198410月出版, 作者署名为“厦门大学会计与企业管理系

再以后是《工业会计》第二次修订本,于19916月出版,作者署名为“厦门大学会计系”,这第二次修订版,篇幅达到458千字之多。

由于机构体制不断变动的原因,同一本书前后用了三个不同的作者署名,颇为遗憾,还是老话,衷心希望以后不再折腾,“别让厦门大学会计系再改名”了。

第二次修订本的前言对该书的前因后果作了说明:“本书是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,经过调查研究,集体编写和修改而成的。先后参加本书原版编写和修改的有十多人,其中主要是:黄道标、黄忠堃、庄瑞澄、陈守文、林建武、李登河等同志,葛家澍同志对全书进行过总篡,最后一稿的修订和总篡工作由余绪缨同志担任。第二次修订从1988年春开始…成稿后曾在教学中试用。在此基础上,由庄瑞澄同志于最近对全稿作进一步的总篡和修订。”

(《工业会计》第二次修订版)

 

2、《工业企业财务管理》

1版于19795月出版,作者署名为“厦门大学经济系财务会计教研室”,“参加编写的有余绪缨、李百龄、谢抗、黄礼忠等同志,由于余绪缨同志担任主编”

如实地评价,这本书的作者作了许多实际的案例调查(曾听说为书中有关橡胶厂的案例,李百龄先生在厦门橡胶厂蹲点跟踪了半年多),并且是在相当多原创性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形成的,在当时并不容易,至今也仍有研究价值。诚如该书前言所述“本书对我国工业企业财务管理工作的实践经验作了一定的理论概括,对财务管理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作了较全面的阐述。

(《工业企业财务管理》)

 

3、《会计学基础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1版于1980年2月出版。作者署名为“葛家澍主编”。“本书是以19642月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出版的《会计基础知识》为基础,并吸取了其他会计教材的优点编写而成。”本书由葛家澍同志担任主编,对全书初稿进行修改和总篡。初稿由葛家澍、陈仁栋、潘德年、黄忠堃等同志执笔,附录由余绪缨同志执笔。

值得注意的是该书的附录,名为《当代资本主义制度下,企业会计中的财务会计与管理会计与管理会计》,表明当时已经关注西方会计,开始介绍其内容了。

 

(《会计学基础》)

 

4、《工业企业经济活动分析》

1版于19809月出版,作者署名“厦门大学经济系财务会计教研室”。由余绪缨同志主编,吴水澎、朱时钦同志参加编写。同样值得注意的,是本书最后由余绪缨先生撰写的两篇附录,看来厦大会计教材的特色之一,是在教材正文之后以附录形式提供延伸阅读资料,包容相关的探索性、前沿性的内容,这也是相当吸引读者的。

附录一 《流动资金分析中几个专门问题的探讨》

附录二 《当代资本主义管理会计中的成本分析与利润分析》

(《工业企业经济活动分析》)

 

5、《基本建设会计》

1982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,作者庄瑞澄。据学长们传说,在基本建设会计和建筑安装会计领域里,庄瑞澄先生开会时总是“坐在主席台正中”的,江湖地位”颇高。他19588月毕业于厦大经济系财会专业,先后在江西省石油局、乐平石油厂等任财会干部,196111月到厦门大学任教。1984年任会计与企业管理系主任,1985年任厦门大学总会计师。

 

(《基本建设会计》)

上述教材在1978-1982年的四年内集中出版,恰好与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、二届(19771978级)同学的就学期间大致重合,应当是配合高考制度的恢复,为使教材常态化所作的布局。

记得在198110月间,我决定以“同等学力”备考硕士研究生,因此向1977级学长胡培借来他的全套讲义教材。攻读结果是:1983年总分第二,因政治经济学单科未过线而落选;1984年总分第三,终于如愿以偿。从所用教材上看,本人也算得上半个“77级本科生”了。三十多年过去,课程名称已不是记得很准确,印象中,当时还有好些油印的讲义,如黄道标先生的《成本核算模型》、黄忠堃先生的《商业会计》、葛家澍先生的《西方会计概论》和余绪缨先生的《管理会计》,等等。

1977级周姓学长的回忆,他们当时用的大多是油印本的讲义,正式出版的教材并不多,余绪缨先生的《管理会计》讲义,是在他们毕业后的1983年才正式出版的。笔者回想起来也确是如此,还记得《基本建设会计》是油印的青皮大厚本。当时明明有些书已经正式出版了,为什么学生还在用油印讲义?或有上课时教材尚未到位的原因,也或有出于节约经费的考虑吧。

可以调侃的是,或许是受苏联模式的影响,当时全国都是“部门会计”路线,按行业特点而开设会计教材,所以有工业会计、农业会计、商业会计、基建会计、交通运输会计、外贸会计等等,每个行业的业务当然都有特殊性,但既是会计,当然也有共性。各门课程的授课老师无视会计的共性,往往都要完整地从头讲到尾,据有位同学毕业时的不完全统计,他一共学了7次的“固定资产折旧”!